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> 念则

念则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姐妹,你真的确定,他不喜欢你?”
  
  听着尹梨的话,初念视线重新落在那两份早餐上,神色微顿。
  
  尹梨摸着下巴若有所思:“我表哥这个人吧从小到大就只知道读书,也从来没谈过恋爱,更没跟外面的什么女孩子有太多接触,感情上就是一张白纸,也许还没有开窍。你说他会不会理智上把你当成妹妹,但感情上早就超越了兄妹的感情,但他自己没发觉?”
  
  初念靠在桌子的边缘,随手拿起一份早餐在手上把玩着:“就因为这两份早餐,你就觉得他可能喜欢我而不自知?”
  
  尹梨认为自己分析的没有问题呀:“不然呢?按道理说我和他应该更亲近吧,他都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,却这么了解你的喜好,这不科学呀!”
  
  尹梨摊手:“要不是对你特别,还能怎么解释?”
  
  “因为我喜欢黏着他呀,什么都跟他说。”初念看着手上的东西,神色稍暗,默了会儿,她苦涩地笑笑,“这些喜好不是他自己留意到的,而是我亲口告诉他的。”
  
  尹梨:“?”
  
  “我不是经常找他讲题吗,有时候周末会在他那边待一整天,他做饭之前会问我想吃什么,久而久之自然就记住了。”
  初念看向尹梨,“我每次拉你你都不去,他当然不知道你爱吃什么。他可能觉得咱们俩关系亲近,爱好应该也差不多,所以买了两份一样的送过来。”
  
  “这样啊……”尹梨听她这么一说,突然不确定自己刚刚的猜测了。
  
  初念放下手上的东西,转身进了洗手间。
  
  看她情绪不佳,尹梨犹豫自己要不要帮她找表哥确认一下心里的猜测。
  思来想去,她把姜以则从黑名单里拉回来,打了微信电话过去。
  
  姜以则声音淡淡的:“不是把我拉黑了吗,还给我打电话干嘛?”
  
  尹梨被问得有点怂,但为了她家小姐妹,还是旁敲侧击地质问他:“你给我们买的早餐为什么全是念念喜欢吃的,你这是偏心!说说吧,是不是在你心里念念比我重要?”
  
  那边沉默了大概三秒钟,姜以则似乎有些无语:“你又没跟我说过你爱吃什么,我没跟你计较拉黑的事给你送早餐,你还想怎么样,别在这儿跟我闹。”
  
  尹梨气势弱下来:“没闹呀,我就问问你早餐这个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  
  “早餐是我随便买的,也没留意是不是念念喜欢的,可能是巧合吧。”
  
  尹梨瘪瘪嘴,难道真是自己猜错了?
  早知道她就不胡乱在初念跟前说话了,这样多让人难受?
  
  那边挂断了电话,尹梨轻叹一声放下手机,一抬头,发现初念在洗手间门口站着。
  
  两人视线对上,尹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:“念念,我刚刚……”
  她原本是想帮初念旁敲侧击一下,没准会是好结果呢,现在看来大概好心办坏事了。
  她还不如不问。
  
  初念已经从容地笑了:“没事呀,我早知道是这样。”
  她拎起桌上的书包,“我还有几套卷子没做,先回家了。”
  
  -
  
  回c大的路上,姜以则坐在车厢后座,脑子里想着刚刚尹梨那通电话。
  
  他今天买的东西全是初念爱吃的吗?
  他确实是随便买的,当时脑子里什么也没想,这也太巧了吧。
  
  难道尹梨说的是真的,他对尹梨和初念两个人有失偏驳?
  以前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。
  
  姜以则认真想了想,初念比尹梨更喜欢找他讲题,更乖巧,也更讨人喜欢。
  他就算真的偏心初念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吧?
  
  就是不知道他哪里得罪这丫头了,把他拉黑拉得如此果决。
  
  姜以则望着手机上初念的微信头像,无奈地揉揉眉心,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
  
  ——
  
  和姜以则断了联系后,初念一门心思扑在学习上。
  她是真的希望自己能够走出来。
  
  她把所有的空闲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。
  每天泡在题海里,就没有时间去想不开心的事了。
  
  这期间姜以则让秦怀初问过关于为什么拉黑他的事,初念没给回应。
  他托秦怀初给初念的习题卷,她收下后随手扔在抽屉里,一道题也没做过。
  
  为了避免姜以则扰乱自己的心绪,初念开始每天都住校,躲得远远的。
  不靠近他,不去想他,就假装自己真的忘掉了。
  
  时间一晃而过,再次和姜以则真正遇上,便是除夕了。
  
  那天下午,秦怀初和沈冰檀要去尹黎昕和顾惜的新家一起跨年。
  秦怀初的腿刚做完手术不能开车,姜以则过来接他们。
  
  初念原本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内心足够平静,对他也早没那么上心。
  可当姜以则重新出现在她眼前,她才知道,原来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。
  
  他不经意的一个动作,一句话,都能牵动起她的心绪。
  
  她的心,依然会因他而跳动。
  就跟着了魔一样。
  
  客厅的沙发上,她和姜以则两个人坐着。
  她眼睛盯着电视荧幕,看似认真,却根本不知道上面在演什么。
  
  “你自己在家也没事,一会儿等你哥和嫂子下来,你跟着一块去。”姜以则朝这边看过来,永远那副温润谦和的语气。
  他这种人,好像从来不会对谁发脾气。
  
  时隔这么久,他没有再追问过初念为什么拉黑他的事。
  不知道是有别的什么想法,还是对这种小事根本不在意。
  
  或许她现在不缠着他问问题,他心里高兴还来不及。
  
  初念握紧了手里的遥控器,声音很平:“没兴趣。”
  
  后来沈冰檀和秦怀初两个人从楼上下来,沈冰檀走过来问:“念念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?”
  初念刚想拒绝,便听到姜以则懒洋洋地接话:“我问过了,她说她不去。”
  
  也不知哪根神经被他给点着了,初念站起来,几乎脱口而出:“我现在突然又想去了。”
  
  她就是想跟他唱反调,似乎只有这样心里才会舒坦点。
  姜以则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,依旧温和地笑着:“去拿你的羽绒服,外面冷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初念总觉得自己好像中了他的圈套。
  
  可话已经出口,她没再多说什么,乖乖去拿羽绒服。
  
  从家里出来,沈冰檀和秦怀初两个人坐在了后座,初念也跟着往里面挤。
  
  然而她还没进去,姜以则已经打开了副驾:“坐这儿吧,后面三个人太挤。”
  
  初念一怔,静静望着副驾的位置,心里突然在想,不知道他的副驾有没有坐过别的女孩。
  
  他身边几乎从没出现过什么女孩,应该是没有的吧。
  或许,她是第一个。
  
  这个猜测令初念心情愉悦起来,情不自禁地翘起嘴角。
  怕被他敲出端倪,她迅速钻进车里,把门关上。
  
  系上安全带,她拿手机给尹梨发了条微信:【今天大家都去你哥那里跨年,你去吗?】
  
  小甜梨:【你去吗?】
  
  初念坐在已经驶离别墅区的车子,回复:【已经在路上了】
  
  小甜梨:【我还以为有我表哥在,你肯定不会去呢】
  小甜梨:【那我也过去吧。】
  
  初念:【好。】
  
  收回手机,初念余光朝驾驶位的方向看过去。
  姜以则修长好看的手握着方向盘,肤色皙白,是很好看的一双手,骨节分明,清瘦有力,像精雕玉琢而成。
  
  初念想起他在实验室里,用这样一双手调配各种化学试剂进行实验的样子。
  
  穿着白大褂,眉眼清隽,气质宁人。
  阳光穿透玻璃窗洒在他细碎的发顶,给那张脸镀了一层柔和的光,睫毛浓密纤长,像画里走出来的人。
  
  初念有时候会想,如果不是因为他和尹黎昕是表兄弟,从小一起长大。
  姜以则这样的性子,应该很难跟她哥和尹黎昕玩到一起。
  
  她哥和尹黎昕以前抽烟打架,干过的混账事不少。
  而姜以则大部分时间都在准备着各种国际竞赛,捧着奖杯站在台上发表感言。
  
  他就是典型的,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。
  
  初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。
  或许是从每次她绞尽脑汁做不出来的题,却能被他轻易解答,她油然而生一股崇拜感开始的。
  
  又或者,是高一结束的那个暑假。
  
  那天初念如往常那般找他补习。
  在他家的书房里,她做完卷子收拾东西进书包,很感激地跟他道谢。
  
  姜以则当时白衣黑裤,慵懒地在书桌前倚着:“念念,我高中给你哥做辅导,现在又天天辅导你,学费也没见你们谁出一毛给我。”
  他手指微屈,敲敲书桌,笑着调侃她,“你说你们兄妹俩欠我这么多,这债将来谁还呢?”
  
  他声线温润悦耳,夹杂一丝戏谑,漫进耳底时初念的脸不自觉红了。
  她当时脑子里莫名其妙蹦出来四个字:以身相许
  
  被自己的念头惊吓到,初念没回答他的话,抱着书包仓皇而逃。
  
  那天过后,初念再看到姜以则心态就变得不一样了。
  
  她喜欢跟他待在一起,喜欢陪他一起看书。
  哪怕两人什么话也不说,她的心情都会很好。
  
  那时年少懵懂。
  她隐隐约约感知到,她好像因为对方不经意的一句话,动了心。
  
  有时想起这些,初念会觉得有些委屈。
  
  明明那天主动撩她的人是姜以则,可最后搭进去的却只有她自己。
  不喜欢她却撩拨他,简直渣男行径,可恶至极!
  
  如果以后他再主动招她,一定要狠狠给他一个耳光才能解气。
  
  初念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睡着了,梦里面满脑子也都是姜以则。
  醒来后她觉得有点生气,怎么就阴魂不散了呢?
  
  她睫毛颤动几下,缓缓睁开眼。
  估计真是着魔了,她居然看到姜以则那张脸贴她很近,他的呼吸洒过来,气氛有些说不出的暧昧。
  
  她这是在做跟姜以则之间五颜六色的梦吗?
  
  初念惊得瞪大眼睛,一巴掌把那张脸挥开,试图让自己清醒。
  
  “啪”
  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,初念掌心木木的,有点疼。
  
  手上的痛感和那声清脆的耳光过于真实。
  初念脊背一僵,彻底清醒过来。
  
  她人还在姜以则的副驾上坐着,环顾四周,车子已经停在尹黎昕家的前院。
  姜以则白净的脸上落了浅浅的巴掌印,显然是她刚刚打的。
  
  她打了——
  姜以则的脸。
  
  “!!!!!”
  
  初念盯着姜以则被她打过的脸,不自觉咽了咽口水:“你离我那么近干嘛,我那是……正当防卫!”
  想到她哥和她嫂子还在车上,初念惊恐地往后座看。
  
  秦怀初靠着椅背,乐得不行:“我说什么来着,让你叫醒她的时候不用那么温柔吧?”
  
  姜以则眼底掠过一丝无奈,也没说什么:“醒了就下车吧。”
  
  初念跟随众人一起进客厅,尹梨已经到了。
  她拉着初念去没人的落地窗前嘀嘀咕咕聊天,问她怎么改主意跟姜以则一起过来了。
  
  初念此时内心正崩溃,就跟她讲了刚刚的事。
  
  尹梨听完吓得不轻,不可思议地朝走向厨房的姜以则望一眼,压低声音:“你打他耳光了?”
  她十分钦佩地对初念竖起大拇指,“好样的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