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全世界我只喜欢你 > 第 67 章

第 67 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正文没购买就跑来看番外啦?跳订太多,暂时看不到最新内容哦
  秦母指着电视上跟秦怀初感慨:“人有时候真的不能图省钱,那些价格低廉的大学生公寓,一般都建在很偏僻的郊区,治安不比其他地方。里面每层楼那么多房间,男女混杂,什么垃圾都有,实在太不安全了。”
  
  秦怀初蓦地想起,薛雯说沈冰檀现在住的地方是西巷胡同的大学生公寓。
  
  齐特助说,那里一晚上二十块钱,很便宜,但环境很差。
  
  公司距离西巷胡同那么远……
  
  秦怀初看了眼腕表。
  沈冰檀下班时已经很晚了,根据距离来推算,她可能现在才刚到家。
  
  新闻上的事让他有些不寒而栗,秦怀初没顾上秦母后来跟自己说了什么,大步上楼回房间。
  
  他从沈冰檀的简历上抄了手机号存在手机里,毫不犹豫地拨打出去。
  结果没打通。
  
  强烈的不安将他整个人笼罩着,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快。
  
  又试着拨了几次过去,还是没通。
  
  秦怀初有点坐不住了,急急忙忙冲下楼。
  
  看见他手里的车钥匙,秦母站起来:“这么晚了你去哪?”
  
  “有点事。”他从屋里出来,迅速上了车,系上安全带。
  
  打开导航搜了下沈冰檀住处的方位,出发前,他又耐着性子拨了电话过去。
  
  这次打通了,里面传来清凉平和的声音:“您好。”
  
  秦怀初悬着的心渐渐平复下来,扶额才惊觉不知何时竟吓出了冷汗。
  怔愣间手机里又“喂”了一声。
  
  秦怀初疲软地靠在椅背上,揉几下眉心,懒懒出声:“是我,秦怀初。”
  
  两人之间沉默了大概半分钟,沈冰檀才缓缓问道:“秦总,您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?”
  
  秦怀初刚刚只顾着关心沈冰檀的安危,打电话时没想那么多,此时被沈冰檀一问,他才发觉自己好像有些冲动了。
  
  将车窗放下,微凉的风吹拂着让自己冷静片刻,他才不紧不慢地问:“怎么刚刚一直没人接?”
  
  “刚刚手机静音在口袋里,没听到。”
  沈冰檀应着,话题回到最初,“秦总这么晚找我,是有什么事吗。”
  
  “也没什么,公司有了禁止办公室恋情的新规定,作为你的老板,我觉得有必要亲自告诉你一声。”
  
  大公司里有这样的规定也不奇怪。
  不过即便是通知,也应该是雯姐告诉她,应该轮不到秦怀初这个大老板吧?
  
  “另外,从明天开始你的工作由我一个人布置,以后每天下班回家手机不准调静音,没准会有工作上的安排,联系不上人损失谁来承担?”
  
  这么说来,以后秦怀初算是她的直接上级了。
  怪不得是他告诉自己这个公司的新规定。
  
  沈冰檀心里想着,对电话里应: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
  
  “嗯,那就这样,早点休息。”
  秦怀初那边没有再说什么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  
  沈冰檀重新回到宿舍,“蘑菇头”和“奶奶灰”两个人已经收拾东西打算出门。
  刚刚被沈冰檀打两个人也不生气,反而变得热情起来。
  
  “奶奶灰”说:“沈冰檀,没想到你打架这么厉害,要不然你跟我们混吧,有钱赚。”
  
  “对对对。”蘑菇头跟着附和,“我们今天晚上有场架,打赢了能有不少钱呢。”
  
  “我没兴趣。”沈冰檀径自走向自己的床位前,把凌乱的东西收拾好,拿着洗漱用品去了卫生间。
  
  洗完澡出来,那两个人已经离开,其余的也早已睡下。
  
  沈冰檀看了眼手机,有一个微信好友添加神情。
  头像是君肆资本的logo,id只有一个“秦”字,显然是秦怀初。
  
  沈冰檀点击接受,给他改了个备注:大老板
  
  等了大概五分钟,秦怀初也没发什么消息过来。
  沈冰檀手机息屏,钻进被子里。
  
  躺在床上,不知怎的又想起秦怀初来。
  
  说起来,她和秦怀初之间应该是挺有缘分的。
  他们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一直都是同学。
  
  沈冰檀从上小学开始就注意过秦怀初。
  家境优渥,长相出众,每天众星捧月,呼风唤雨,算是学校里了不得的风云人物。
  
  其实在高中之前,沈冰檀和秦怀初之间是没有什么接触的。
  
  她每天除了学习就是跳舞,独来独往,没有朋友,也从不关心旁人的生活。
  
  初三那年,她听同学说秦怀初喜欢她,并且为了她跟别的班男生打架。
  沈冰檀对这些并不怎么在意,甚至根本不相信。
  
  她和秦怀初之间连话都没说过,可以说从无交集,根本算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  秦怀初怎么会喜欢她呢?
  应该是谣言。
  
  后来她考进c大附中,和秦怀初是同班同学。
  她逐渐发现,每次放学回家,身后都尾随一个人。
  
  对方不是旁人,恰巧便是学校里无人敢惹的年纪大佬,秦怀初。
  
  他只是跟在她后面,什么话也没说过,也从不招惹她。
  沈冰檀有过冲上去质问他的念头,但随后又打消了。
  
  路这么宽,人家兴许只是和自己同路。
  
  后来没多久,班里多了一个传言。
  有人说,沈冰檀暗恋那个喜怒无常、乖戾桀骜的年级大佬——秦怀初。
  但迫于自卑,不敢表白。
  
  初听到谣言沈冰檀只觉得荒唐,本不予理会。
  谁料谣言越传越广,逐渐闹得全校都知道了。
  
  终于在某天放学回家的路上,她没忍住,回头看着尾随自己一路的少年。
  她走近他:“同学们说我暗恋你,是不是你传的?”
  
  秦怀初对她找上自己丝毫不感到意外,眼睑微垂,眸底染上痞气的笑:“沈冰檀,老子小尾巴似的天天跟着你,这还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话。”
  
  沈冰檀没料到他居然直白地承认是跟着自己,瞬时被噎了一下,好半天才支支吾吾:“你你你跟着我干嘛?”
  
  那时的秦怀初还是个中二少年,浑身上下都沾着混混的痞。
  他理了理自己细碎的发,微微倾身靠近她,声音里搀着笑,吊儿郎当道:“老子追人追得,很不明显?”
  
  沈冰檀:“……”
  
  沈冰檀后来仔细想想,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帅,这么一个无赖混混天天跟着她,她大概早就报警了。
  
  说到底,她自己也挺颜狗的。
  对秦怀初的那张脸,实在做不出什么狠心的事。
  
  那天之后,秦怀初把追她的事摆在明面上,张扬又霸道,天天围着她嘘寒问暖,关怀备至,根本不屑旁人的眼光。
  他用实际行动向大家澄清,他才是追人的那一个。
  
  ——
  
  这一晚,秦怀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  
  最后干脆不睡了,打开床头灯坐起,披衣服出来。
  他站在长廊的尽头点燃一根烟。
  
  窗户开着,秋夜的风沁着入骨的凉意,外面别墅区里小河潺潺流淌,映照着粼粼波光。
  
  旁边卧室门被人从里面打开,一个散着发的女孩穿着毛茸茸的兔耳朵睡衣,捧着水杯,打着哈欠走出来。
  嗅到一股烟味儿后,她停下来怔懵片刻,缓缓将视线移向窗前站着的那抹颀长身影。
  
  紧接着扶住心脏往后退好几步:“大晚上的,你干嘛出来吓人啊,我还以为撞见鬼了呢。”
  
  秦怀初懒得理她,微微倾身趴在窗前,食指和中指夹着将烟送入嘴边抽了口,末梢亮起星星的火光。
  
  初念走过去,歪着头打量他:“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?我能知道吗?”
  
  秦怀初轻嗤一声,摁灭手上的烟头:“跟你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  
  初念撇撇嘴:“你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,也算功德一件呢。”
  
  秦怀初:“……”
  
  初念站着不肯走,把耳朵往秦怀初这边凑了凑,一副悉心聆听的模样。
  秦怀初眉心微拧,把她脑袋推走:“秦念初,你皮痒了?”
  
  他太用力,初念可怜兮兮揉着有点疼的头皮:“我叫初念!”
  
  秦怀初的父亲姓秦,母亲姓初。
  所以他和妹妹的名字相当草率,一个叫秦怀初,一个叫秦念初。
  
  后来母亲初柠想让女儿跟自己姓,于是秦念初的名字就改成了初念。
  为此,这丫头隔天差五在秦怀初跟前炫耀,她的名字听起来终于不那么敷衍了呢。
  
  秦怀初转过身来,背倚着窗,朝她抬了抬下巴,语气不容置喙:“回去,睡觉。”
  
  初念就跟没听见似的,继续跟他聊:“哥,我生日快到了,你准备好生日礼物没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