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上阳赋 > 忠奸

忠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 
    我蓦的一震,刹那间心念百转,缓缓推开徐姑姑,“你出去,我没有事,让我一个人静静!”
   
    徐姑姑呆了一呆,颤巍巍起身,佝偻着身子退开,外面宋怀恩和左右人等全都退得干干净净。
   
    我按住额头,脑中一片纷乱,隐约有极重大的事情突突欲跳将出来,却抓不住端倪。
   
    密折里提到,萧綦知胡氏谋逆,下令拘禁胡光烈,治以贪弊之罪。然而我在密函里,分明告知萧綦,胡氏谋逆一案尚在刑讯中,为免动摇人心,暂且压下,尚未定案。萧綦行事缜密,为免动摇军心,理应不会向军中透露胡氏谋逆之事,否则也不会仅以贪弊之罪拘禁胡光烈。既是如此,那写密折之人,又如何得知胡氏谋逆一事?我的密函,同时也是家书,有涉私情,萧綦决不会再让第二人看到。除非密函早已落入他人之手,抑或是……萧綦故意如此!
   
    我站起身,扑到案前,那密折仍摊开在灯下,一字字凝神看去,并无丝毫异样,凑近灯下看了又看,仍无发现。
   
    外面隐隐传来宋怀恩和徐姑姑的声音,似乎是宋怀恩欲进来探视我的情形。
   
    惶急之下,我竭力思索往日蛛丝马迹的提示,心中蓦然一动——我曾按九宫洛图自制了猜字的游戏,闲来以此为乐,考较萧綦的眼力。不管我怎么改变排布,他每次都能找出,唯有一次挖空心思的布置,终于难住了他。当时他曾笑谑説,你若是做间者,只怕无人能破解你的密信。
   
    我心口剧撞,回想当时的排布序列,以手指按了文字一行行找去。
   
    第一个字是“有”,第二个字……我凝神找去,细汗渗出掌心,越急越没有头绪,蓦的灵光一闪,一个“变”字跃入眼中!
   
    有变!我猛然捂住口,不让自己惊呼出声。
   
    后面又找到了两个字,连起来正好是,“有”、“变”、“速”、“归”。
   
    ——是萧綦,果然是他,故意在文字里现出破绽,引起我警觉,再以這样的方式向我示警。
   
    刹那间,仿佛经历了一次生死轮回,从无底深渊重回人间,重又得见光明。劫后余生般的狂喜,压过一切恐惧震惊。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只要知道他活着,别的,再也不足为惧。
   
    這般隐秘小心,是为了防范谁?
   
    是谁得知萧綦失去“音迅”,立刻就相信他已经遭遇不测,迫不及代要确认他的死亡?
   
    正自惊疑忐忑间,徐姑姑已捧了密折进来,我忙问道,“宋大人何在?”
   
    “宋大人还守在外面。”徐姑姑忐忑道,“王妃,這折子可有不妥?是否要奴婢请宋大人……”
   
    我断然道,“不必!你且出去留住他,就説我悲伤过度,一时神志不清。”
   
    “是。”徐姑姑惊疑不定,仍是转身而去。
   
    待她出去,我才颤颤展开密折,
   
    外面有脚步声逼近内室,我立刻将密折凑近烛火,火苗窜起,舔噬了字迹。
   
    “宋大人,不可惊扰王妃!”徐姑姑的声音传来,已经近在门口。
   
    我一挥袖,打翻烛台,引燃桌上书册,连带那密折一起烧了起来。
   
    门开处,宋怀恩与徐姑姑都被火光惊住,身后侍女一片惊呼。
   
    “王妃小心!”宋怀恩一步上前将我拉开,徐姑姑惊叫着唤人扑火,而桌上俱是书册,遇火即着,早已将密折烧成灰烬。
   
    宋怀恩强行将我架开,半拖半抱地带出内室,我跌伏在他臂弯里,终于失声痛哭。
   
    徐姑姑与左右侍女跪了一地,哭作一团,一时哭声不绝。
   
    “王爷为国捐躯,浩烈长存。然而眼下局势危急,王妃务必节哀,以大局为重!”宋怀恩满面沉痛。
   
    我掩面惨笑,“还説什么大局,王爷都不在了,我还争這些做什么?”
   
    徐姑姑膝行上前,泪流满面,“还有小世子,还有郡主,还有這许多人等着你,阿妩……”
   
    “难道王妃就眼睁睁看着朝廷大乱,看着王爷辛苦半生的基业毁于一旦?”宋怀恩握住我的肩。
   
    我抬眼定定看他,看這张熟悉的面孔,這张眉锋眼角都写满“忠义”的面孔,忽然有刹那的恍惚。
   
    “如今王爷一去,军中朝中群龙无首,诸将相争,随时可能酿生巨变。”他一脸忧切,语含悲慨,“王妃务必早做打算,怀恩愿誓死保护王妃和小世子周全!”
   
    我惨然闭上眼,蓦的长跪在他跟前。
   
    他一惊,忙也跪下,“王妃,你,這是做什么?”
   
    我抬起泪眼,哀哀望着他。
   
    他张了口,一时怔怔不能言语。
   
    “怀恩,如今我能托付的人,只有你了。”我身子颤抖,眼泪滚滚落下。
   
    他目光变幻,直直看我,终于长叹一声,重重叩下头去,“怀恩誓死追随!”
   
    我凄然道,“如今军中,论威望才德,只是你堪服众望。”
   
    他踌躇道,“话虽如此,但要号令六军,也非易事,除非有王爷的虎符在手……”
   
    我低头,心中彻底冰凉一片,最后一丝侥幸的希望也灰飞烟灭。
   
    怀恩,真的是你。
   
    心中惨淡到了极处,反而没有恨意和愤怒。
   
    萧綦手中虎符,一式为二,除了他自己握有其一,另一枚便藏在我手中。
   
    這是萧綦出征之前,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。
   
    名义上凭此虎符即可调遣天下兵马,但实际可供我调遣的兵马,也不过是留守京郊的十五万驻军。
   
    当日我还与他笑言,我一介女子,身无军职,拿了虎符也调遣不了天下兵马。
   
    然而,這虎符若是落在宋怀恩手中,其力之巨,自不可同日而语。
   
    他本已官至右相,在军中多年,威望隆厚,如今胡唐二人均已不在,萧綦一死,自然唯他独尊。
   
    只待虎符到手,便可顺理成章接管兵权,更挟天子以令诸侯,取萧綦而代之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
继续浏览精彩内容
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
《上阳赋》
打开
浏览器
继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