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上阳赋 > 决绝

决绝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帘外已是黄昏,暴雨不知何时停歇了,天地间冲刷得一派澄澈。
   
    京城里依然是处处锦绣,仿佛并未笼上战事的阴霾。
   
    只是,雷霆总隐藏在最平静的云层之下。
   
    杀伐悄然降临,于无声处惊心动魄,没有人察觉,亦来不及回应,一切已经发生。
   
    今晨,胡光远奉命至相府议事,甫踏入大门即被设伏在侧的虎贲禁卫擒住,押往大理寺。
   
    宋怀恩持我掌管的太后印玺,带人直入安明侯府,将犹在宿醉中的谢侯收押,府内外层层重兵看守,彻底查抄阖府上下,家产尽数抄没入籍。谢氏一门,上至花甲之年的老仆,下至未满周岁的婴儿,一概拘捕下狱。
   
    相对于谢氏的满门惊变,胡府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之中。
   
    宋怀恩没有立即动手,只收押了胡光远一人,并将胡府上下严密监控起来,严禁消息走漏。胡光烈征战在外,与家中音讯隔绝,不知吉凶,皇宫更在我控制之下,胡皇后自身难保,胡家不敢妄动,唯有闭门以待,惴惴如坐针毡。
   
    三日后,安明侯谢渊斩首于市。
   
    朝野震动,百官惊悚。
   
    “赈济司共收到募银……一百七十六万两。”玉岫清点帐目,搁笔长叹。
   
    阿越咋舌,“天,這怕是好多年都用不完了!”
   
    她二人喜不自禁,我却笑不出来。
   
    沉烟缭绕,一室清幽,心绪却是纷乱如麻。
   
    疲惫地阖上眼,不愿也不忍去想,眼前却分明晃动着子澹的影子。
   
    我该如何对他説——
   
    谢老侯爷一生才名远达,撰写史稿三百余卷。对這位老者,我自幼便深怀孺慕之心。然而人非圣贤,即便大英雄、大智者,也会有弱点。谢老侯爷非但贪财,更加放不下世家的面子,硬撑着昔年辉煌门庭,明明家道已颓败,仍挥金如土,分毫不肯低头。
   
    那一份奢靡精致、纸醉金迷,岂是谢家空空如也的府库可以维持的。
   
    這些年,萧綦一力推行简俭,一反我朝数百年来奢靡颓逸之风,裁减了高官俸禄,提高寒族下吏的薪俸,充盈国库军需,减赋税,免徭役,迫使许多奢侈成性的世家大为收敛。
   
    谢家虽败落已久,我却没有想到,他们竟沦落到如此地步,要靠贪弊维生。
   
    我绝不相信谢老侯爷是十恶不赦的坏人,然而国法不能容情,一朝踏错,便是一世尽毁。
   
    這一切都应是滴水不漏,却没有料到,胡光远死了。
   
    两个时辰之前,他趁狱卒不备,以头触柱,撞死在牢中——原本以他的罪责,并非死罪,只判了刺配黔边,终生不得启用。然而他却一头撞向石柱,血溅天牢,以死来赎清罪孽。
   
    闻听他的死迅,我惊呆在当地。
   
    那个爽朗的少年,笑起来总是嗓门洪亮,常常骑了快马,奔驰在官道上的少年,每次被萧綦责骂都会抓头傻笑的少年……他的自尽,究竟是因为自愧自惭,还是舍一人之命而不至连累兄妹——我已经永远无法知道了。
   
    宋怀恩垂首肃立在侧,一言不发,神色沉重。
   
    “這便是一个人的命数,王妃,您切莫太过自责。”徐姑姑温言劝我。
   
    我一时惘然,沉默了许久,对宋怀恩叹道,“既然人都去了,就不要太过为难胡家……他们终究也是有功之臣,這污名,就免了吧。”
   
    胡光远的尸身,经太医查验,被宣布为旧疾突发,不治而亡。
   
    事态平息之后,我解除了中宫的封禁,让胡氏家人入宫探视皇后。
   
    当晚,宫中即来人禀报,説皇后娘娘悲痛过度,病倒在床。
   
    对于胡瑶,对于胡家,于情于理于法,我不知道该不该有愧。
   
    宁愿她痛骂愤恨,也不愿看到她沉默。她的不抱怨,或许才是真正的可怕。
   
    辗转想了整夜,似醒非醒之间,依稀见到子澹,容色如霜,忽又见胡瑶浑身是血,披头散发……猛然惊醒过来,竟已汗透重衣。
   
    望向罗帐外,约是四五更光景,天色将亮未亮,越显凄清。
   
    這个时候,萧綦应当已在校场上驰马点将了。
   
    抚着身边似水柔滑的锦缎,睡了整夜,床的另一半仍是空空冷冷。
   
    眼眶忽热,湿了衾枕。
   
    在這九重宫阙里,我与胡瑶,這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两个女人,同时面临着惊人相似的处境,却又有着天差地别的不同。她是皇后又如何,我是豫章王妃又如何,在战争、杀伐、离别、孤独、疾病、生死面前,我们都只是无辜而无助的女人。
   
    我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,尚能改变他人的处境。
   
    并非我有多么心软仁慈,只不过是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   
    三日后,我力压宋怀恩的反对,下令从行宫迎回了子澹。
   
    子澹回宫之后,行动仍不得自由,起居皆受左右监视,但至少,他可以陪伴着胡瑶,陪伴着他的妻儿——他有她,她亦有他,两个人再不孤单。
   
    這之后,胡瑶终于开始进药,病情渐有起色。
   
    而我却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,无论如何滋养进补,也不见明显的效用。
   
    太医也説不出什么病况,只让我静心宁神,好生休养。
   
    静心,説来容易,可又如何能説静就静?
   
    前方战事,流民赈济,宫闱动荡,哪一件可以不去想。
   
    這几日,姑姑的情形也不大好。
   
    她是真正已经油尽灯枯了。缠绵病榻這么些年,神智混沌,四肢僵痹,连眼睛也盲了,与行尸走肉并无不同。从起初想尽一切办法为她医治,到日渐悲哀绝望,如今我已彻底放弃。
   
    眼看姑姑這个样子,我甚至想过,宁愿当日没有从刺客刀下救她,让她保持着昔日风华,在最高贵的时候离去——而不是被时光碾压,饱受疾病摧残,以龙钟老妪的姿态踏上黄泉。
   
    只是,当太医亲口説,太后时日无多的时候,我仍是无法接受。
   
    亲人一个个离去,如今,连姑姑也要走了么。
   
    我每日强撑精神,尽可能去万寿宫陪着姑姑,在她最后的时光里,静静地陪她走完。
   
    凝望她的睡颜,我黯然叹息。
   
    姑姑向来是最爱洁净的,怎能让她带着憔悴病损的容颜离去。
   
    我让阿越取来玉梳和胭脂,扶起姑姑,亲手帮她梳头挽髻。
   
    “王妃,皇上来了。”阿越低声道。
   
    我一怔,玉梳脱手坠落。
   
    是子澹来探望姑姑了……自他回宫之后,我一直小心回避,不愿见到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