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上阳赋 > 暗流

暗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转眼八月,已是夏末。
   
    京城的桂花快要开了,王府木犀水榭里,夕阳斜照,风里隐隐有一丝甜沁的气息。
   
    玉岫抱了刚满两岁的小女儿来探望我。
   
    对面的沁之,端了槐汁蜜糕,学着大人的样子,一勺勺喂给小人儿吃。
   
    小人儿很是贪吃,粉嫩的唇瓣边沾了白生生的糕末,还兀自舞着小手索要不休。
   
    沁之看得咯咯直笑。
   
    這个孩子比起三个月前初来府里,已经白润了许多,不似当日那般瘦小,越发清秀可人。虽然还是沉默寡言却也渐渐与我亲近,只是仍不肯改口。
   
    萧綦允她不必改姓,依然叫做牟沁之,我亦从不勉强她,任由她叫我王妃。
   
    我摇头笑叹,“沁儿,你再這么喂囡囡,该把她喂成陆嬷嬷一样了。”
   
    陆嬷嬷是掌膳司老宫人,一手厨艺妙绝天下,尤其长得憨肥浑圆,奇胖无比。
   
    “胖才好,胖人有福。小世子可要像我们囡囡一样,长得白白胖胖,可不能像王妃這样弱不禁风!”玉岫爽快地笑道。
   
    徐姑姑与沁儿都笑出声来。
   
    “小世子必然是肖似我们王爷的。”徐姑姑笑道。
   
    我垂眸,笑而不语,心底泛起一抹酸软,却又透出甜蜜。
   
    玉岫啊了一声,拍手道,“听説王爷前日连克三镇,已将侵入葫芦岭的叛军逼退到那什么,什么关外……”
   
    “瓦棘关外。”我微微一笑。
   
    “是了,就是這个地方!那些个地名古怪得很,我可记不得。”她脸颊泛起兴奋的红晕,眸光闪亮,连比带划,“瓦棘关那一仗,咱们三万铁骑直插敌后,左右两翼合围,给叛军来了个迎头痛击,从正午杀到黄昏,直杀得天昏地暗,日月无光……”
   
    她越説越是兴奋,好似亲眼所见一般,满面骄傲光采。
   
    如今宫里宫外,无处不在传扬豫章王的骁勇战绩,人人仰慕争颂。
   
    自萧綦亲征之后,前方战局一扫颓势,风云翻涌,横扫千里,将叛军迎头狙阻在河朔之北。步步进逼,沿路收复失地,传説守城叛军远远望见豫章王的帅旗,不及细辨真伪,即弃城而逃,过后方知萧綦根本不在营中。
   
    也有负隅顽抗的叛军,踞城死守,以满城百姓性命相要挟,却被萧綦截断水源,围困七日后,城中水竭,兵马百姓皆濒危之际,我军趁夜强攻,杀入城中,尽斩叛军头领,城中百姓亦脱险获救。不出两月之间,叛军和突厥人即被逐出关外,豫章王帅旗所到之处,连突厥悍将也望风披靡。
   
    “反正咱们王爷就是天下无敌!”玉岫一挥手,话音重重掷地,颇有将门主妇的豪气,惹周遭一群侍女听得神往不已。
   
    我静静含笑听着,尽管她所説的一字一句,都早已知道,心头亦想过了不知多少回,每听人説起,却依然心澎湃,百转千回。
   
    她们口中,那个天神般不可打败的人,那个世人争颂的大英雄,正是我的丈夫,我的爱人,我宝宝的父亲——还有什么,比這更值得骄傲。
   
    每一天都有战报从北边源源不断的传回,经由宋怀恩,再送入我手中。
   
    每一晚,临睡前必做的事情,就是将前方最新的战况讲给宝宝听,让他知道,他的父王如何英勇无敌,如何保家卫国,如何顶天立地。
   
    再过不久,我的宝宝就要来到人世了。
   
    除了前方的战事,萧綦与哥哥的安危,這便是对我最重要的事。
   
    玉岫一气説了半天,终于説得口干,端起茶水来喝。
   
    “谢将军也打胜仗了么?”一直安静聆听的沁之,突然插嘴进来,细声问道。
   
    我一怔,随即莞尔,“小禾将军带着前锋,也攻下了叛军多处要塞,旗开得胜。”
   
    沁之闻言,整个小脸都亮起兴奋的光采,即刻却又黯然,“那样又要死许多人了……小禾哥哥一定很不开心。”
   
    她的话,令得四下一片默然。
   
    不错,每一场胜仗,也同样意味着死亡和伤痛,意味着狼烟燃过沃土,烽火烧毁家园。
   
    又有多少人流离失所,又有多少人痛失至亲。
   
    “一些人的死,是为了换回往后的安宁,让更多人可以活下来。”我轻轻握住沁之的手,“国家疆土,正因這些将士的热血洒过,才会让生命一代代传延下来,让我们的后代繁衍生息。”
   
    這句话,是我説给沁儿听的,也説给宝宝听的——不管孩子们现在能不能懂得,将来,他们却一定会明白,父辈今日所做的一切,正是为了他们的将来,为了天下的将来。
   
    仰头眺望遥远的北方天际,一时间,心潮涌动,感喟无际。
   
    “对了,王妃,昨日赈济司回报,又收容了近百名老弱幼残,钱粮恐怕又吃紧了。”玉岫惴惴开口。
   
    “人还会越来越多……”我蹙眉叹息,心中越发沉重,“仗一天打不完,流民一天不会减少。”
   
    “這样下去,赈济司只怕支撑不了多久。”玉岫长叹,“实在不行,让怀恩从军饷里多少拨一些来……”
   
    “胡闹!”我斥断她,“军需粮饷,一分一毫也动不得,怎能打這个主意!”
   
    玉岫也急了,“可那些也是人命啊,一张张嘴都要吃饭,总不能眼见着人饿死!咱们好歹把赈济司建起来了,如今多少流民就指望着這一条活路,怎可半途而废!”
   
    “玉岫!”徐姑姑喝住她,“你這是什么话,为了建這赈济司,王妃耗费了多少心血……”
   
    “够了,不要争了。”我无力地扶了锦榻坐下,心中烦扰,顿觉冷汗渗出后背,眼前昏花。
   
    她二人都噤声不语,不敢再吵。
   
    当日建立赈济司,并没想到会有這般规模。
   
    原本按规制,各地官府都设有专人赈济灾民,然而长年战乱,流民不绝,官府疲于应对,赈济之职早已荒废。如今北疆战乱,大量流民逃难南下,流失失所,若是青壮年尚可觅得安身之地,一群老弱孤残却只得倒卧道旁,生死由命。
   
    我与宋怀恩商议后,由他下令,在官道沿途,设立了五处赈济司,发放水粮药物,收容老人幼儿。最初建立赈济司的钱粮,由官库拨出,初时我们都以为足够应对。却不料,赈济司建立之后,流民从四面八方涌来,数量竟如此之巨,不到两个月,几乎将钱粮消耗殆尽。
   
    照此下去,只怕赈济司再难支撑。
   
    为解赈济司的燃眉之急,我决定先以王府库银救急,其余再从宗亲豪门里筹措。
   
    然而唤来管事一问之下,我才知道,王府库银竟然不足十万两。
   
    是夜,徐姑姑、阿越与我彻夜秉烛,查点王府账册。
   
    我自幼便被父亲当作男孩子教养,对持家理财全无兴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