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我在逃生游戏装NPC的日子 > 深蓝 11

深蓝 11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每天早晚收到惊喜的快乐,真的不想试试吗?他抬头看着。
  看尸体无风自动,在空中旋转。
  
  转到某个角度的时候,一双血红的眼,就这么直直对上任逸飞的眼。他感觉尸体对他笑了一声。
  红色在他的视线里蔓延,泼天的红色液体挂下,在地面流淌。
  有个红衣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线里,喉咙里血液一股一股涌出,却在对他微笑。
  
  红色的血液像蛇一样爬行,爬到脚边,紧紧锁住他的身体,从脚踝一点点蜿蜒向上,将他捆绑。
  任逸飞冷得发抖,心脏冻裂了。
  女人眼睛看着他,红唇在笑。
  
  “阿飞,你怎么了?”
  青年人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恐惧幻象。
  任逸飞一顿一顿扭过头,他怔怔看着阿杰阿亮他们,嘴唇张了张,却没吐出声音来。
  
  “你脸怎么白成这样?”
  守夜人围着他,看他脸煞白,一脑门的虚汗。
  他们的热情驱散了寒气,任逸飞吸了一口气,觉得自己死去又活过来。
  
  守夜人顺着任逸飞的角度看了吊着的尸体一眼,再看看整个吓得比鬼都像鬼的他,明白了。
  “怕成这样还来看?”守夜人也是无奈了,怕的人都自觉躲在牌桌那儿探头,阿飞这又是来凑什么热闹?
  
  “来两人,把他扛回去。”阿亮找了两个人高马大的守夜人。
  任逸飞僵着脖子:“不。”
  他伸手揪住阿亮的衣服,死死拽着:“我没事,你让我缓缓。”
  
  过了两分钟,他似乎缓过劲儿,脸色恢复了正常,也不冒虚汗了。
  “你行不行啊?”阿亮还是迟疑。
  任逸飞抹了把脸:“行。”不行也得行。
  
  那头已经进行到把尸体放下。
  人们围成一个圈,有经验的老人上来做了粗糙检查,他找到脖子后面的瘀痕:“是勒死的。”
  全场一静。
  
  “我儿……”中年妇人扑在尸体上嚎哭起来,一点看不出之前对‘次孙’那个嫌弃,中年男人则颤抖着身体。
  npc唏嘘不已,玩家挤在人群中看。
  “这里是春枝婆婆的屋子,你们说……”
  “就是有怨,也不该……”人群里小声议论着,说着某些玩家不知道的隐秘。
  
  任逸飞探出头,尸体的双眼已经被合上,并没有比拍戏时的假尸体恐怖。他不是第一次见到死人,所以一直以为自己不怕这种东西,甚至可以看着解剖视频吃肥肠。
  但死人血红的眼睛,让他想起了糟糕的回忆。
  
  没有记忆干扰的时候,任逸飞完全不惧怕死去的人遗留的肉身,他可以冷静思考和分析。
  次孙的尸体,眼球突出,面色苍白缺血,嘴唇呈青紫色,指甲也泛青紫。
  
  这是典型的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特征。
  机械性窒息死亡,通俗点讲,就是闷死、掐死、吊死、勒死这一类。
  而吊死和勒死,区别最大的是,一个绳索作用力主要集中在下颌下,也就是脖子下方,耳后通常不接触,所以瘀痕多集中在脖子上。
  而另一个是绳索绕脖子一圈,均匀受力,所以后脖子也能看到痕迹。
  
  这具尸体后脖子血瘀明显,所以,他的确是勒死后,又做出吊死的样子的。
  ‘鬼’为什么要这么做?
  这个死亡方式有什么特别的深意吗?
  
  任逸飞还在想着这个问题,尸体却开始变得透明,他飞快看一眼左右,npc里没有任何人露出其他表情。
  npc会自动屏蔽这种异常么?
  
  混在人堆里的老玩家一副‘还是来了’的淡定,新人捂着嘴,不让自己叫出来。
  尸体在消失,他甚至透过尸体看到了地面的纹理。这时扑在上面哭的中年妇女呆呆站起。
  中年男人转过身,呆呆往回走:“都走吧,不要耽误守灵。”
  
  什么?这说得是人话?
  然而就是这样神奇,所有npc都站起来,转身开始朝着灵堂走,他们一个个眼神呆滞,不似真人。
  新玩家又惊又恐。
  
  三个老玩家立刻混入队伍中,其他新人也要跟上去。
  添油拦住小美,低着头,快速且低声地吩咐:“尸体消失后,会遗留下一张卡牌,拿来给我。”
  
  投名状?
  小美回头看一眼还没完全消失的尸体,咬牙点点头。
  其他玩家听到了,回头看了一眼,但是他们对那个卡牌的兴趣不大。
  
  小美强忍着恐惧在尸体旁多待了半分钟,终于等到尸体完全消失,落下一张黑色卡牌。那边守灵的队伍也已经到了灵堂门口。
  她拿着卡牌,抖动略微无力的双腿追上去。
  小美挤进守夜人的队伍,准备穿过去,走直线,把卡牌送添油那里。
  
  她顺利过去了,守夜人里有一双眼睛看着他。
  任逸飞本想趁机拿走那个卡牌,但最后他什么事都没做:不能打草惊蛇。
  小美和添油碰了头,他们躲到一边说话。
  
  守夜人回到牌桌上,他们继续打牌闲聊,这样的夜晚,除了这似乎也没别的事情可做了。
  这些年轻人的心都是坦坦荡荡的,不像玩家装着那么多事。任逸飞虽避到了npc的队伍里,但这时还是像玩家一样多忧多虑起来。
  
  次孙死了,他的一切痕迹也被人随手抹掉,就像从未存在。
  这就是这里的死亡?身体和记忆,一个不留?
  抬头看着漆黑的天,他有心去春枝婆婆的房间查探一番,这却不是合适时候。
  
  乌漆嘛黑的,什么都看不清。若拿着蜡烛,光又会引起别人注意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