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 > 监护关系.

监护关系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【十】
  
  办公室里,福泽谕吉放下了电话,闭着眼微微叹了口气。
  
  
  
  这是奈奈子被带回侦探社的第二个星期,十多天前的那起杀人抢劫案警方那边也已经结案了,唯一遗留下来的问题,就是作为其中一名犯人女儿的奈奈子。
  
  
  
  虽然说乱步和国木田那天就这样直接把奈奈子从现场带走了,但怎么说也是个六岁的、活生生的小孩子,而不是什么不必在意的杂物,作为侦探社的社长以及乱步的监护人,福泽谕吉也只能像是往常一样,认命地给乱步收拾“烂摊子”,在乱步闲着逗“新女儿”的时候,和警方沟通后续的问题。
  
  
  
  毫不意外,正如国木田当时从青木警部口中听说的那样,奈奈子的那位远亲叔叔并不愿意收养这个孩子,且不说他与奈奈子的生父关系不好,光是“杀人犯的女儿”这样的一个名头,就足以让大多数人对奈奈子退避三舍了,更不必提什么“领养”。
  
  
  
  也没法强迫对方收养奈奈子,青木警部只能转而去找了找横滨市内和附近条件尚可的福利院,然后将资料发来了侦探社,让奈奈子自己选择她日后的去处。
  
  
  
  带着几家福利院的照片和信息资料,福泽谕吉面色严肃地坐在了会议室的上位,颇为正式地召开了一场会议。
  
  
  
  ——毕竟是关乎到一个小孩子未来十几年、甚至可能影响她一生的事情。
  
  
  
  福泽谕吉发自内心的认为,再怎么重视这件事,也是绝不为过的。
  
  
  
  会议桌的两侧,零零散散地坐着神情认真身形笔挺的国木田、拿着一本医学杂志打了个哈欠的与谢野,以及和奈奈子一人拿着半个肉包子排排坐的江户川乱步。
  
  
  
  “奈奈子,你那半个包子太大了,肉馅爸爸帮你吃。”
  
  乱步小声地和奈奈子说悄悄话,试图把她手里的肉包子骗过来。
  
  
  
  奈奈子看也不看他,埋头一口就把包子里的半块肉馅塞进嘴巴里,腮帮子撑得鼓鼓的,才抬起头来,耸动着腮帮子咀嚼着,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眨也不眨地和乱步对视着,仿佛在问乱步刚刚说了什么。
  
  
  
  骗小孩失败的乱步只好“哼”了一声,连皮带馅地咬了一大口手里的肉包子,撑着脑袋靠在桌上,吃他自己的去了。
  
  
  
  “咳!”
  
  
  
  福泽谕吉不得不用力地咳了一声,会议室里窸窸窣窣的声响才终于安静了下去,乱步也不情不愿地坐直了身子,伸手拖了一把坐在他旁边的奈奈子。
  
  
  
  会议室的椅子对奈奈子来说有点高了,她都快从椅子上滑下去了。
  
  
  
  “这是青木警部挑选出来的几家福利院,相关的资料都在这上面了。”福泽谕吉说着,将面前的照片和文件推到了会议桌的中央,“虽然各个福利院发展的情况都不一样,但都是能保障正常运营下去的正轨机构,我也已经询问过民政部门里熟识的官员,这几家福利院近年来的资质评定考核结果都至少是中上级别,让这个孩子去那里生活,也不必担心会有什么问题。”
  
  
  
  “‘去那里生活’——?”乱步拖着调子重复了一遍社长的话,像是不理解这句话一样问道:“为什么要过去生活,奈奈子在侦探社不就行了,没人照顾的小孩子才要去那里吧?”
  
  
  
  “她的生父母都已经不在了,侦探社可以暂时照顾一段时日,但不可能就这么一直抚养她。”福泽谕吉语气沉静地回答乱步,“这和是不是有人照顾没有关系,而是……”
  
  
  
  “有什么‘没关系’的,不就是因为有小孩子没人照顾所以才会需要福利院吗。”乱步趴在桌子上,闭着眼睛扭过了头,一副全然听不进去社长说的话的样子,“有人照顾所以就不需要福利院了!就是这样没错!”
  
  
  
  他捡回来养的小萝卜头凭什么要送给别人养,而且还是送去福利院、让奈奈子要和一大群跟她一样的小屁孩一起给别人养,他又不是捡了棵大白菜回来,才不是谁想要就能随便拿出来给别人的!
  
  
  
  再说了,让奈奈子去福利院的话,他岂不是就不能当“爸爸”了!
  
  
  
  “问题不是在于……”
  
  
  
  福泽谕吉还想再说,但是乱步已经孩子气地捂住耳朵,抗拒地嚷嚷了起来。
  
  
  
  “我就是奈奈子的爸爸,有爸爸的小孩子就不能丢去福利院!所以这个提议驳回!”
  
  
  
  他这副拒绝沟通的样子让福泽谕吉感到头痛起来,一旁的与谢野和国木田都没有插话,这显然不是他们能够发表意见的话题了。
  
  
  
  乱步是从十四岁起,就被社长捡到,“养大”到如今的了,这种“父子”争执的时候,即使是和他们关系也很亲近的与谢野,最多也就只能事后劝劝架。
  
  
  
  眼见着乱步是说不通了,福泽谕吉只能把视线落在了奈奈子的身上,这件事说到底也是关于奈奈子自己的事情,乱步的抗议其实也并不能影响到什么结果。
  
  
  
  “奈奈子,你有哪家看起来喜欢的福利院么?”福泽谕吉单刀直入地问她。
  
  
  
  回答他的是奈奈子略带迷茫毫无表情的一张小脸。
  
  
  
  【……他们在说什么?】
  
  既看不到桌上资料、他们刚才的那一番对话又语速很快句式复杂,奈奈子并没有搞明白他们讲了什么。
  
  
  
  她在福泽谕吉如有实质般锐利的目光下,低头咬了一口手里的包子,慢吞吞地吃着。
  
  
  
  福泽谕吉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她又咬了一口。
  
  
  
  福泽谕吉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第三口。
  
  
  
  福泽谕吉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奈奈子把包子吃完了,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小胳膊撑着桌子,想要去拿对面的抽纸,摇摇晃晃像是马上就会摔下来,与谢野连忙帮她抽了张纸巾递给她。
  
  
  
  看着奈奈子抓着纸巾擦干净了嘴巴,然后乖乖地坐了回去,福泽谕吉心下微松。
  
  
  
  【看起来胃口很好,应该很快就能把身体养好了。】
  
  他欣慰地在心里想……
  
  
  
  ——不对、他在想什么东西。
  
  福泽谕吉及时打住了脑子里奇怪的念头。
  
  
  
  他放慢了语速,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和缓些,重新问了一遍奈奈子:“这些福利院,你想要去哪一家?或者是都不想去么?”
  
  
  
  奈奈子扒着桌子,探着脑袋挨个看了一遍摆在她面前的两排照片,脑子里想了半天,才想起来【福祉施设】就是【福利院】的意思。
  
  
  
  这个词语对于小孩子而言太过陌生了,以至于她要花好久才能从记忆深处把它扒出来。
  
  
  
  “不想……去。”奈奈子努力地用自己贫瘠的词汇量,拼凑出句子表达自己的意思,“有爸爸,不去福、福施……福祉设……”
  
  
  
  【福利院】太难念了,她磕磕绊绊半天都念不清楚,又伸手去拉乱步的披风:“……爸爸。”
  
  
  
  乱步立刻像是揣零食一样把奈奈子揣到了怀里,脑袋一扭,一副坚决不会听社长的话的架势,像是个被抢了玩具就气呼呼的小学生。
  
  
  
  福泽谕吉看着他们,脸上仿佛是带着铜墙铁壁般坚不可摧的面具,面无表情地无声沉默了良久,直到会议室里的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,那张威严慑人的脸上,才终于有了一丝裂纹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