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成为乱步的女儿以后 > 复读机.

复读机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【三】
  
  今天是江户川乱步十八岁的生日。
  
  
  
  也即,从今天起,他才是个刚刚十八岁的少年,并且是一个专心于吃喝玩乐、性格幼稚任性、除了破案以外什么活都干不好,一人吃饱饿不死全家的十八岁单身狗少年。
  
  
  
  因此在被刚见面不到一小时的奈奈子抓住披风喊爸爸的时候,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抗拒地蹦起来大喊:“我才不是你爸爸!”
  
  
  
  他才不要养小孩!太恐怖了!虽然他喜欢在上班途中跑去附近的公园里找小学生玩,但是他一点都不想要养小孩!
  
  
  
  小孩子会和他抢零食、抢汽水、抢最新一期的漫画周刊,还会赖在地上哇哇大哭,害得他被社长骂,小孩子们都是笨蛋!他才不要养小孩!
  
  
  
  绝!对!不!要!
  
  江户川乱步就差把这几个大字写在脸上了。
  
  
  
  奈奈子看着他跳起来,脸上也毫无反应,依然只是那样用一双没有神采的黑色眼眸,一眨不眨地盯着乱步。
  
  
  
  “爸爸。”她又叫了一声,语调平板,干巴巴得像是块隔夜脱水的面包,两只小手一起抓住了乱步的小披风。
  
  
  
  “我不是你爸爸。”
  
  “爸爸。”
  
  
  
  “我不是你爸爸——”
  
  “爸爸——”
  
  
  
  “我不是你爸爸!”
  
  “爸爸!”
  
  
  
  “……国木田!!!”江户川乱步气的跳脚。
  
  
  
  作为一个合格的后辈,国木田独步立马上前,将乱步的披风从奈奈子的手里解救了出来。他把小萝卜头从花坛上提溜了下来,神色严肃的按住了她的肩膀。
  
  
  
  “乱步先生不是你的父亲,我们只是来这里工作的而已。不要在外面乱认父亲,这是很严肃的事情,小朋友。”国木田一板一眼地教育着眼前的小女孩
  
  
  
  奈奈子闭着嘴,脸上看不出一丝感情,她和如今只不过十四岁的国木田对视了一会儿,然后扭开了头。
  
  
  
  【这个太年轻了,不能当爸爸。】
  
  【而且好像也不好骗。】
  
  
  
  虽然乱步看起来也很年轻,但是应该还是比一身学生气的国木田年纪要大点的,而且比起规规矩矩的国木田,还是乱步看起来更好骗一点。
  
  
  
  她这么想到,然后继续仰头朝乱步喊:
  
  
  
  “爸爸。”
  
  
  
  被无视了的国木田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默念着不要和小孩子计较,国木田按住了奈奈子的肩膀,语气严肃的说道:“小孩,大人的世界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,不是随便抓住一个人叫爸爸、他就会当你的爸爸的。你有自己的父亲,乱步先生也没有理由会当你的爸爸,不要任性了。”
  
  
  
  他的语速稍微有些快,奈奈子努力消化了一下这一大串的日语。
  
  
  
  【……没太听懂。】
  
  
  
  一旁站在花坛上的乱步精神一震,一下子从国木田的话里找到了摆脱这个“小麻烦”的理由。
  
  
  
  双手叉腰,他居高临下地对奈奈子说道:“没错!就是这样!没有理由的话、我是不会当你爸爸的!”
  
  
  
  奈奈子看着他,眨了眨眼睛。
  
  这个她听懂了。
  
  
  
  简洁的一小段一小段日语,也没有复杂的词语和语法,就像是小孩子说话的方式一样,只有六岁儿童词汇量的奈奈子很好地理解了乱步的这句话。
  
  
  
  【要一个当爸爸的理由。】
  
  
  
  她想了想,想起了十五分钟前乱步吵着想吃冰淇淋结果被无情拒绝的事。
  
  
  
  “当、爸爸、请你吃、冰淇、淋。”
  
  
  
  她用磕磕绊绊的日语对乱步说道,发音很生硬,但是国木田也理解了她的意思。
  
  
  
  国木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
  
  
  
  以为只要有冰淇淋,就能让乱步先生当她的爸爸吗?实在是太过天真的想法……但或许对这个童年灰暗的孩子而言,一个小小的冰淇淋,就已经是弥足珍贵的交换了吧。
  
  
  
  面对这样一个单纯的小女孩,又想到她凄惨的身世,这下国木田也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,软和了语气,尽可能温和地对她说道:“小朋友,这不是交换的问题,就算是用冰淇淋,乱步先生也是不可能当你的爸——”
  
  
  
  “社长!我可以带一个女儿回去吗!”
  
  站在花坛上,乱步举着电话,兴高采烈地打断了国木田的话,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问道。
  
  
  
  国木田独步:???
  
  
  
  看着站在花坛上手舞足蹈地打着电话的乱步,奈奈子迟缓地眨了眨眼,在心里确定了一件事。
  
  
  
  【真的很好骗。】
  
  她给乱步贴上了这样的一个标签。
  
  
  
  所以现在的新问题是,怎么搞到一支冰淇淋。
  
  
  
  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口袋,身无分文的奈奈子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身前的国木田。
  
  
  
  她伸出自己的小短手,拽住了国木田的袖子:“……冰淇淋。”
  
  
  
  正想要去劝住乱步的国木田动作一僵。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奈奈子盯着他,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。
  
  
  
  国木田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不,我是不会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不管你怎么说我也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“冰淇淋。”
  
  
  
  国木田独步沉默了,他发现自己难以抵御奈奈子面无表情的复读攻击。
  
  
  
  望着国木田颓废远去买冰淇淋的背影,奈奈子抬起小手,放在了心口的位置,感受着自己小小的心跳声,她忽然领悟到了当复读机的快乐。
  
  
  
  她又看向了乱步。
  
  
  
  “爸爸。”
  
  
  
  “干嘛~!”想到马上就能吃到冰淇淋的乱步,终于很欢快地应了她一声。
  
  
  
  奈奈子没说话,她只是再一次笨拙地爬上了花坛,坐在乱步的身边,继续咬手指思考人生。
  
  
  
  被当做了背景板的青木警部看着他们,有点没能消化眼前的事态。
  
  
  
  *******
  
  
  
  三个小时后——
  
  
  
  奈奈子坐在侦探社接待室内的沙发上,安静乖巧到显得有些木愣的看着对面沙发上的银发男人,一双黑漆漆的眼眸里没有一点光亮,就像是死物一般毫无灵动生机可言。
  
  
  
  她还在琢磨这是哪里。
  
  
  
  门口蹭亮崭新的铭牌上写着【武装探偵社】几个日文汉字,即使半点日文都不懂,奈奈子也能直白地理解这几个字的意思。
  
  
  
  武装侦探社。
  
  
  
  大概就是所谓的“侦探”们工作的地方,但问题就在于——原来日本侦探是个合法的正常职业吗?
  
  
  
  对于【侦探】一词的印象还停留在“福尔摩斯”、“明智小五郎”、“少年侦探团”这一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字眼上,奈奈子稍微有点意外,日本的侦探行业竟然已经发展到能和警察协作的程度了。
  
  
  
  她还以为现实里的侦探都是在干抓小三、帮雇主搜集离婚官司证据这种事来着。
  
  
  
  但是【武装】又是什么意思?是她理解的那个【武装】吗?合法配备武器的那种?日本的枪械管制也松散到这种地步的吗?开普通公司也能配枪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长夜余火 帝王赘婿 极品逍遥王 我真不是盖世高人 打穿星河从加点开始 天神殿 北王战刀 狂龙战婿 一剑独尊 龙王医婿
下载